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随笔杂志

纯文学杂志

 
 
 
 

征订通知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
广东省 广州市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E-Mail suibi2005@163.com
联系地址广州市水荫路11号
邮政编码510075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《随笔》杂志投稿邮箱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杂志介绍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声明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天气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访问统计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[置顶] 启事

2016-4-27 11:00:37 阅读2149 评论2 272016/04 Apr27

广东花城出版社旗舰店已经开业

链接:https://gdhccbs.tmall.com/shop/view_shop.htm?spm=a230r.7195193.1997079397.2.e86E59

手机淘宝店铺地址:http://gdhccbs.m.tmall.com

随笔佳作续编(上下册)1995-2004购买链接(2005年出版印刷,有点变黄,不影响阅读,特价5折处理):https://detail.tmall.com/item.htm?id=534277307782&spm=a1z0k.7385993.1997989141.29.ym83xB

随笔2017年第1期购买链接:https://detail.tmall.com/item.htm?spm=a1z10.3-b-s.w4011-15878165062.49.Iz2rCZ&id=544397257401&rn=dd5e954601bcaf136ac745169afbdc86&abbucket=5

随笔2016年第6期购买链接:

作者  | 2016-4-27 11:00:37 | 阅读(2149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缅怀东平札记五章

2017-4-27 15:38:19 阅读109 评论0 272017/04 Apr27

《随笔》2017年第2期

罗飞

一、谎言掩盖不住烈士东平的光芒

丘东平烈士牺牲于1941年的抗战烈火。四十几年后,忽然在全国著名的文学期刊《当代》1984年第四期上看见一篇小说《东平之死》。同年12月,这篇小说被《小说选刊》转载。这篇小说认为东平不是死在日寇枪口下,而是自杀。好家伙——这一耸人听闻的“发现”,有很大的吸引力,过去说是为抗战而死——英雄。现在原来是“自杀”!

于是文人的笔自然就抓住这一机会发表了各种言论。文史学者把他进入文学史,研究“七月派”作家的流派研究者于是下结论,这与作家东平的气质有关。

这就怪了,当初东平牺牲时,他身边还有活下来的同志和乡亲,还有组织,为什么那时没有发现他自杀呢?倒反而要等到四十几年后由后人才能弄清呢?于是东平生前战友纷纷提出质问,要作者拿出证据。作者只是一些逻辑上推理出来的东西,毫无实际意义。首先是东平生前战友在各类报刊上发表了详细的内容,如1984年第3期上发表的《战火中所诞生的艺术学府——记鲁迅艺术学院华中分院》,孟波对东平1941年7月21日牺牲当天有如下回忆:

七月二十日左右,敌人从盐城、上岗的湖垛、建阳一带进攻,那里是水网地带。

二十三日下午,钱俊瑞传达军部指示,要鲁艺立即疏散……

疏散中鲁艺分为两队。一队为院部、文学系、美术系的大部和戏剧、音乐系的少数同志,由黄源、何士德同志负责。二队为戏剧系、音乐系的大部和文学、美术系少数同志及普通班(因人多分为两个中队),由丘东平、许晴、孟波三人负责……钱俊瑞主席还宣布为了加强领导,二队成立党的工作委员会,孟波任书记,丘东平、许晴为委员……

作者  | 2017-4-27 15:38:19 | 阅读(109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领衔主演:黄宗英

2017-4-24 15:44:00 阅读133 评论0 242017/04 Apr24

《随笔》2017年第2期

领衔主演:黄宗英

彭小莲

把篆体书写的“领衔主演:黄宗英”打上我刚完成的故事片《请你记住我》的银幕上时,我反复看着那个镜头,不是看画面,反复看的是那七个字;我想,我终于完成了黄宗英的愿望,她年轻的时候,一直有一个浪漫的梦想,希望像法国女演员萨拉·伯尔娜一样,在70多岁的时候,即使坐着轮椅,还是上台演出。那时候她年轻,70岁,几乎像是生命的终点。因为年轻,谁都喜欢想那些遥不可及的事情,可是,真的到她70岁的时候,她居然比萨拉·伯尔娜还勇敢。她第四次进军西藏,参加徐凤翔纪录片拍摄;在她65岁的那一年,作为《望长城》的主持人,出现在中央台屏幕上。1990年9月,她和一伙才20岁出头的年轻人,集合于敦煌,整装待发,一起西行挺进罗布泊。

黄宗英自己在文章里说:“《望长城》摄制组总制片郭宝祥同志和我恳谈:‘和于台长研究了,为关心你的身体,又是这样的年纪了,是否考虑不去罗布泊。将来航拍时,可以在飞机上出现主持人形象。’

“我动情地回答:‘让我去吧。我想,对一个知识分子最大的关心是全其志。我想去罗布泊。’”

四辆新型越野车,六辆军用大卡车,十七位解放军干部战士,向渺无人烟的地理禁区挺进。想到那个场面,想到黄宗英坐在那颠簸的大吉普里,我终于明白,为什么现在的电视节目不好看了,因为这些理想主义者都不复存在。收视率,娱乐至上,把视觉的最后一点精神的呈现抽取了。黄宗英是那种带着激情的知识分子,可是作为一个演员,她依然把舞台作为她最终挑战的地方,她不能随便屈服;整个生活不论是写作还是表演,或者是

作者  | 2017-4-24 15:44:00 | 阅读(133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木匠文叔

2017-4-24 15:21:01 阅读125 评论0 242017/04 Apr24

《随笔》2017年第2期

南翔

在松岗街道,无论大小,都叫他文叔。

我在宝安下辖的松岗街道见到年过七旬的文业成之时,文体中心办公室的冯主任正叮嘱他,拟安排他春节前下社区去写春联。文叔走到门口,忽又折回,到里间去索要了一款宣纸。他走来走去的姿态,有点跛;下台阶的当儿他告诉我,前一段搬农具不小心砸到了脚。话题便很自然引到了木器农具上,他用粤式普通话与我交谈,才讲几句便叹了一口气,那似乎一言难尽。我的小车从大车川流不息的107国道下面穿过,折入几条起伏不平的窄巷子,七弯八拐,到了他的家门口。一栋局促而高耸的自建房,仅仅一个车位,文叔下车开了锁,放倒铁栅,我才得以小心泊入。

随文叔进得家来,楼房与平房之间形成的一条过道,是他的画室兼会客厅。左手的案台上铺着毛毡与宣纸,右手的矮壁上张挂着他写的字画,尤其是水墨虾画;一张张斗方上钉着一枚枚不同颜色的吸铁石,宛如一个个倒挂的将士布阵。我一大早自福田区在高速公路上奔驰一个小时,来到与东莞交界处的松岗见文叔,是想来欣赏他的木器农具的,毕竟2015年获批区级非遗项目的“木器农具制作技艺”,文叔文业成是唯一的代表性传承人,此项目还拟向市级非遗项目申报。他却没有马上起身带我去参观木器农具工作坊或陈列室的意思,沏了一壶铁观音,与我谈讲起了自己的经历。

一段七旬深圳原住民的过往,虽未必惊心动魄,却也折射了一个民族沧桑的背影。

如今客居深圳七八百年的宝安文氏、福永文氏、岗厦文氏……以及香港文氏,都可以追溯到南宋末年,抗元兵败的文天祥之宗脉,信国公的慷慨赴死以及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”的凛然绝唱,更是千古而下,崇仰者不绝如缕。

作者  | 2017-4-24 15:21:01 | 阅读(125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《随笔》2017年第2期目录  

2017-4-21 15:22:43 阅读393 评论0 212017/04 Apr21

南 翔 木匠文叔

戴 黍 西形冲:乡愁与忆念

彭小莲 领衔主演:黄宗英

罗 飞 缅怀东平札记五章

王 龙 王安石变法:毁于内讧的艰难改革

吴 钩 范仲淹留下的千年传奇

孙 郁 在“文学改良”的背后

陈徒手 物质匮乏年代北京财贸供应二三事

散 木 “毕竟是书生”   

——顾颉刚“从政”记

苍 耳 银色杀手(外一篇)

袁 晞 读书札记

曾昭华 奥娃与白银时代的群星   

——《塞纳河畔》再版新悟

马永波 庞德的出位之思

远 人 珂勒惠支:对峙死亡的艺术挣扎

〔法〕乔治·桑 著  管筱明 译

我与肖邦(外一篇)

地址:广州市环市东路水荫路11号《随笔》编辑部   邮编:510075  电话:(020)37592344

邮发代号:46-90       E-Mail:suibi2005@163.com

欢迎邮购,免收邮费,每册定价12元,2017年全年定价72元

网上订阅:http://www.spider.com.cn/zz/11144.html

作者  | 2017-4-21 15:22:43 | 阅读(393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蓝狐狸(节选)  

2017-2-28 15:46:33 阅读803 评论0 282017/02 Feb28

蓝狐狸(节选)

(本文选自《随笔》2017年第1期)

〔英〕罗纳德·邓肯 著   陈法春  译

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英国现代作家、第二次诗剧运动的主要代表人物罗纳德·邓肯(Ronald Duncan, 1914—1982)在伦敦的一份晚报上开辟专栏,连续发表日记体散文(随笔),后以《蓝狐狸》(The Blue Fox)为名结集出版。

日记以作家的家乡德文郡为背景,用寓言般的故事、诗化的语言,将乡村生活的情趣刻画得惟妙惟肖,将人性的脆弱暴露得淋漓尽致,于看似平淡无华的小事中揭示出人生哲理,既流露出农民的朴实和多谋,又洋溢着诗人的睿智和思辨。虽然时过境迁,但是作家对人与自然、传统与现代关系敏锐的观察,对生活和人生富有哲理的思索,以及他时而优美隽永、时而诙谐幽默、时而机智辛辣的语言,仍具现实意义和艺术魅力。

现摘取几篇译出,加以标题,以飨读者。

元月二十二日  好天气

天气冰冷,像慈善事业。东风抽打在脸上,脸像砂纸打磨过似的粗糙。靴子漏水,袜子和泥浆凝结在一起,空荡荡的小路似乎连个弯儿也没有。我拖着疲惫而沉重的脚步寻找走失的母牛,诅咒起当农夫的命。好像当农夫还不够惨,命还让我在一片长年累月都是冬天的土地上耕种。皱眉打量那片黑土地,四周树篱狰狞凌乱,我厌恶地瞪了一眼,觉得整个世界都丑陋无比。平坦无奇的耕地,光秃秃的树干,一个个泥潭映照出一片泥糊糊混浊的天空。浑身上下,唯一发热的是心头的火气。

“是个好天哪。”有人说了一声,那愉悦的语调令人生气。

作者  | 2017-2-28 15:46:33 | 阅读(803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一宗弑母案激起的权争  

2017-2-16 15:51:23 阅读8961 评论0 162017/02 Feb16

一宗弑母案激起的权争

(选自《随笔》2017年第1期)

吴钩开封府久审未决

今日要讲的这个故事有些骇人听闻,我们从宋神宗元丰元年(1078)春夏之际陈世儒奏报丁忧说起——陈世儒原为国子监博士,后被委任为舒州太湖县(今安徽太湖)知县,赴任不久,因母亲张氏病逝,奏请丁忧守制,“以丧还京师”。这本是寻常事,无数官员都有过丁忧的经历。

谁知这年六月,一名自称受了陈世儒殴打的奴婢,从陈府逃了出来,跑到开封府衙门检控陈母并非死于急病,而是中毒而亡。

开封府知府苏颂马上让军巡院(开封府常设法院之一)的法官推鞫此案。经法医检验,陈母果然有中毒迹象,更吓人的是,其脑后还钉着一根致命的大铁钉,死于谋杀是毫无疑问的。那么到底是谁谋杀了她?

据那名逃婢指控,主使杀人的正是陈世儒的妻子李氏,动手杀人的则是陈府奴婢阿高、阿张诸人。开封府当即缉拿李氏与众婢讯问,推鞫出杀人经过:陈世儒之母张氏,为人“淫悍不制”,年轻时曾将婢女折磨致死,世儒之妻与这个可怕的家婆一贯不合,一日便暗示家中婢女:“本官(指陈世儒)若丁忧,汝辈要嫁的为好嫁,要钱的与之钱。”诸婢心领神会,要陈世儒丁忧,当然只有让张氏死去,于是“以药毒之,不死,夜持钉陷其脑骨”,杀死了张氏。

开封府法官认为,杀人凶手为诸婢女,依法当判处极刑;李氏虽有大逆之语,但毕竟并未“明言使杀姑,法不至死”;陈世儒本人因不知情,可免于追究。知府苏颂便按此判决上报大理寺、刑部复核,却被大理寺、刑部驳回重审。

开封府又重组法庭审理此案,最后还是维持原判,但判决又

作者  | 2017-2-16 15:51:23 | 阅读(8961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彩云散后空凭吊  

2017-2-6 9:56:19 阅读1089 评论0 62017/02 Feb6

彩云散后空凭吊

(选自《随笔》2017年第1期)

周绚隆

传统的历史书写总体上看有两大缺憾:一是忽略细节和场景,漠视在场者的感受。二是基本以男性为中心,忽视女性。如果说前一点是由宏观史学的强大传统和书写方式造成的话,后一点则与女性的社会地位和活动空间密切相关。

一般来说,中国历史留给女性的记忆空间,只有各类史志的“列女传”,和部分文人别集中的墓志、碑传、寿序等文字。进入“列女传”得以苦行(有时甚至要搭上性命)为代价,而能进入文人的别集则通常是母以子贵的结果。要知道,在过去为人谀墓、颂寿,一般是有报酬的,这是文人收入的一大来源。而求人为自己的父母写碑、传或寿序,除了要付酬,还得凭交情。文章写出来,作者刻集子的时候,又得提醒不要漏收,这样才能达到使自己亲人“不死”(永垂不朽)的目的。因此就不难理解古人的文集中,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碑传文,而且越是名家的集子里,占的比例越大。这其实是作者影响力和传播力的一种证明。



嘉定侯氏在顺治二年七月初四和四年五月十一日两次遭创,家庭的七名成年男性四人先后遇难(侯峒曾、玄演、玄洁和岐曾),剩下的三名,玄泓被执,玄汸、玄瀞出逃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女眷们的遭际可想而知。但由于这个家族的身份特殊,清初人的文集里一般很少提及。另外田房、财产被籍没后,其家运转衰,后人虽能坚贞自守,不坠先绪,却常贫不自给。所以,这些女性很少有完整的传记流传下来。

和江南的许多世家一样,侯氏凭借科举上的成功变身为地方精英,并通过与宦族联姻,影响力进一步扩大,逐渐成为一方望族。侯岐曾

作者  | 2017-2-6 9:56:19 | 阅读(1089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逃往苍穹 ——茨威格的悲剧命运

2017-1-17 16:33:34 阅读910 评论1 172017/01 Jan17

逃往苍穹——茨威格的悲剧命运

(选自《随笔》2017年第1期)

施京吾

如今,茨威格这个名字在中国读者群中声誉十分卓著,有研究者统计,这位德语系作家的作品在中国发行量可能仅次于歌德。但在1986年12月,他的《异端的权利》在中国出版之前,茨威格又是多么令人感到陌生,虽然1982年江苏人民出版社和山东人民出版社同年出版了他的小说《心的焦躁》(译名分别为《永不安宁的心》和《同情的罪》),却波澜不惊。

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前期,中国读者眼光里看到的是莎士比亚、歌德、托尔斯泰,还有雨果、罗曼·罗兰、高尔基等等,茨威格?不知道;詹姆斯·乔伊斯?不知道;普鲁斯特?也不知道。或者,他们只被少数翻译家、专业研究者所了解。在诸多“西方作家辞典”之类工具书中,他们只占据小小一块空间,且评价一般。至今我还依稀记得《追忆逝水年华》《尤利西斯》出版时的热闹景象:连篇累牍的报道,作者生平,作品分析,翻译家们的艰辛等,可谓盛况。那时,我也凑热闹般地跟风买回了这些作品,好像多热爱他们似的。

在逼仄的视野里,我们对整个世界都显得非常陌生,仿佛是这个世界的局外人,身处世界之外。所以,那时我们更加不知道的是,早在1921年,正值茨威格四十岁壮年,茅盾在《两本研究罗曼·罗兰的书》就介绍过他的作品,《罗曼·罗兰传》1925年被译为中文出版。茨威格在回忆录《昨日的世界》一书中,五次提及中国,其中两次涉及作品在中国出版事宜。曾经,我们距世界那样近;尔后,又是那样远,遥不可及。我们不仅是世界的旁观者,也是自己历史的旁观者。

1986年12月,三

作者  | 2017-1-17 16:33:34 | 阅读(910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《随笔》2017年第1期目录  

2017-1-17 16:25:35 阅读938 评论0 172017/01 Jan17

《随笔》2017年第1期目录

周绚隆  彩云散后空凭吊

吴  钩  一宗弑母案激起的权争

聂作平  乱世·文人:冯道及其选择

朱洪涛  “新女性”殷履安:新文化时期顾颉刚眼中的女子教育

散  木  话剧《野玫瑰》和它的“一水涟漪”

钱满素  自由人的联合体

施京吾  逃往苍穹

——茨威格的悲剧命运

朱仲南  马科长的培训班

吉布鹰升  山林里

朱  正  “精品”成书记

王得后  《鲁迅与孔子》韩国版序

陈德文  风雨五十年

梁守锵  遗世独立,写出世间百态

邵燕祥  读《尝试集》,赞今诗词

——序《海内外名家诗词荟萃》

邢晓飞  革命文学的理论斗争偏好与革命的“同路人”困境

〔美〕沃尔特·惠特曼 著  马永波 译   亚伯拉罕·林肯之死

〔英〕罗纳德·邓肯 著  陈法春 译   蓝狐狸(节选)

作者  | 2017-1-17 16:25:35 | 阅读(938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